婴儿抢劫案的真相最初是由生母导演的一场闹剧。

昨日下午,深圳市民举行了第93次新闻发布会宣布此案:女性受害者袁某怀疑自己的儿子是她的爱人所生,于是她将儿子交给爱人抚养。

为了隐瞒真相,袁某谎称孩子被抢,并报案。

警方已经作出行政拘留10天和罚款500元的决定,因为向袁某报案,但考虑到袁某仍在护理,拘留将不执行。

婴儿在光天化日之下被抢了?12月8日12: 00左右,女袁某惊慌失措,向南山公安局沙河派出所报案:我儿子在光天化日之下被抢了!袁某说,上午9点50分左右,她带着3个月大的儿子离开桂园区的家,去附近的惠雅园区散步。

11点左右,她从惠雅苑小区西门出发,沿着沙河东路人行道向南回家。

当她抱着小孩行至沙河东路与石洲中路交界处等绿灯时,一辆在石洲中路上由东向西方向行驶的黑色轿车停下,车上下来一名穿黑色夹克的男子,突然从她手中将小孩抢走,之后快速回到车上,坐车往沙河东路方向逃走。当她抱着孩子在沙河东路和石州中路交界处等绿灯时,一辆从东向西行驶的黑色轿车在石州中路停下。一个穿着黑色夹克的男人突然从她的手里抓过孩子,迅速回到车内,朝沙河东路方向跑去。

最近,“百日婴儿在街上被抢”案引起了轩然大波,被证明是一个假案件。袁某急着赶在出租车上,因为近视没看清犯罪车辆的车牌。

追沙河东路时,车不见了。

警方调查发现这个有很多疑问的婴儿在街上被抢劫了。这是深圳的首例。这个案件的性质非常恶劣,影响也极其恶劣。

警方成立了一个特别小组来侦破此案。

警方详细询问了袁,以获得该案的线索。获取惠雅园社区、桂园社区和犯罪现场的监控录像,并对惠雅园社区附近的保安、清洁工和群众进行调查和走访;他还调查了受害者的丈夫及其亲属,并找到了受害者声称追捕抢劫犯的出租车。

经过大量调查,警方发现袁某报案中有许多疑点。

首先,被害人对案件情况的描述有许多不合理之处。其次,警方在仔细筛查惠雅苑小区、桂苑小区和案发地点的监控录像后,没有发现任何线索。保安、清洁工和周围的群众都反映,他们在事件发生时没有看到被抢的婴儿。

此外,警方搜查了主要的出租车公司,没有发现袁声称在追捕劫匪时乘坐的出租车。

工作队怀疑此案的真实性。

当“被抢”的男婴被发现后,警方立即调整了调查方向,重点调查袁及其相关人员。

经调查,袁某与40岁的龙岗孙曼某关系密切。

孙有一个姐姐住在福田区洪灏花园。

12月12日上午,专案组在洪灏花园的监控录像中发现,12月8日中午11: 21,孙和她的妹妹抱着一个婴儿出现在电梯里。

经过反复筛选,工作组确认婴儿是被报失窃的元宝。

12日下午,工作队在龙岗区平地龙东村孙谋母亲家中发现了据报道被抢劫的男孩。

与此同时,袁和孙被工作组带回来做进一步调查。

袁某最初拒绝交代,但在大量证据面前,她终于如实交代了。

她对情人撒谎说她被抢劫了。据袁某说,袁某和孙谋在1993年开始相爱。后来,他们分手并分别结婚。

孙自结婚后就没有孩子,并于1995年领养了一个女孩。

袁某婚后生了一个儿子,但由于与丈夫感情不和,于2004年9月分居。

分居后,袁带着儿子和孙一起住在龙岗区平山镇,并对丈夫撒谎说他暂时住在姐姐家。

今年八月,袁生了第二个儿子。9月,袁带着两个儿子回到丈夫身边。

当婴儿大约2个月大的时候,袁某发现他的外貌和他丈夫相差甚远,越来越像孙谋。

由于担心丈夫会注意到,袁决定把孩子送给孙,并得到了孙的同意。

12月8日上午9: 30,袁某抱着儿子出去了。买了一些婴儿用品后,他在10: 30从惠雅苑小区正门进入,在北门离开。

孙翔开着他的私家车在北门门口等候。抱起母亲和孩子后,他立即出发去他姐姐家福田区向梅路洪灏花园。到达目的地后,袁独自回家了。婴儿被放在孙姐姐家三天,然后被转移到孙妈妈家。

由于害怕丈夫的质问,袁对丈夫撒谎说孩子被抢了,并向沙河派出所报案。

警方表示,他们已经作出行政拘留10天的决定,并因举报假案罚款500元,但考虑到元仍在护理,拘留将不会执行。

据警方称,孙不知道袁在带走孩子时会报案。

后来,他在报纸和电视上看到,他没有主动向警方报告真相。

据此,警方根据相关法律对他实施了行政处罚:行政拘留10天,罚款500元。

对话昨天下午5点,记者在南山公安局沙河派出所与袁女士进行了对话。

35岁的袁宁哭着说,她“非常后悔,愿意用自己的死亡来弥补所有的错误”。她希望她的丈夫不会因为“他是无辜的”而受到影响。

至于这个婴儿是袁和孙还是袁和她的丈夫生的,警方说,在基因报告出来之前,他们无法确定。

记者:你是否向媒体透露了包括中国香港在内的一些媒体报道的一些虚假新闻?袁女士:不,是我丈夫在网上发帖或者直接和媒体交谈。

他不知道真相,他渴望找到孩子,所以有些话是不真实的。

我在黑暗中看见他,在网上发帖或寻找媒体,心里很内疚。

记者:犯罪前你不是和你丈夫分居了吗?然后你突然带着一个孩子回来了,你丈夫没有怀疑吗?袁女士:我丈夫每半个月来接我一次。

孩子出生的那天,我丈夫和我在医院。

这种情况下的婴儿叫陶文,出生超过110天。

昨天下午,当记者在沙河派出所看到小温韬时,孩子正躺在女警察吴方敏的怀里。

在办公室的桌子上,有一个从警察局新买的奶瓶,桌上放着热奶粉和一次性尿布。

女警察小吴说,为了照顾小陶文,派出所专门安排她和另一个姐姐胡薇照顾她。

她说,“这孩子很好,很可爱。

据报道,小温韬12日被发现后,警方立即将孩子送往南山人民医院妇幼保健院进行专业护理,并派南山“山鹰女子中队”的两名女警通宵守护医院。

陶文的母亲和受害者袁女士告诉记者,虽然这个孩子只有110天,但它比其他孩子长得快,体重将近20公斤。

孩子们喜欢音乐。只要有节奏的音乐,小陶文就会跟着节拍跳舞。

目前,小陶文身体健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