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时报》的记者通过批评该报道向该企业勒索了近100万元。

一篇文章勒索了近一百万美元。记者住在杭州西湖区的一栋豪华别墅里。四年前,它的价格高达250多万元。仅这个花园就有600平方米的面积。10月17日,别墅的主人和一名记者站在法院的被告席上。

这是孟怀虎的花园别墅,居住面积280平方米,花园面积近600平方米。其中,木材是从美国进口的。四年前,他花了256万元买下了这栋别墅。这是孟怀虎的花园别墅,居住面积280平方米,花园面积近600平方米。媒体揭露了孟怀虎的集资方式。2006年10月17日,杭州市高级法院刑事法庭。《中国商业时报》浙江记者站前台长孟怀虎被起诉。他因涉嫌敲诈勒索和强迫交易被商城区检察院依法起诉。

在起诉书中,公诉人指控孟怀虎从2003年5月至7月利用其作为《中国工商时报》浙江记者站站长和记者的职务,通过发表批评性报道和揭露威胁向企业索要各种金额。

杭州市上城区检察院检察长田涛:“以收取咨询费、广告费或委托调解费的形式,向各单位共索要73万元,其中索要63万元,部分行为成功。

“公诉人指控孟怀虎的第一个犯罪事实是,2003年5月,孟怀虎利用平安保险杭州公司非典保险宣传材料中的漏洞对该公司进行了采访。之后,他在网站上发表了相关的批评报告。当平安公司与他讨论跟进报告时,孟怀虎提议在平安公司兼职品牌宣传顾问。

田涛:“威胁要发表批评性报道,以聘请他为品牌推广顾问的形式向平安公司索要10万元,但平安公司没有付钱,并向公安机关报案。

“在对商城区检察院的起诉中,还有两个犯罪事实,孟怀虎利用批评报告与受害单位签订了广告合同。

2003年5月,孟怀虎给康达公司总经理写了一份批判性的手稿,理由是浙江康达公司销售的进口汽车的部分税款尚未缴纳。康达公司希望不要曝光它。双方谈判时,孟怀虎建议康达公司在《中国商业时报》上登100万元广告,以避免媒体曝光。最后,康达公司不得不与孟怀虎签订15万元的广告合同。

2003年6月,孟怀虎去了浙江奔腾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指出奔腾公司做过很多市政工程,肯定有质量问题。奔腾公司不得不跟进和采访。迫于压力,孟怀虎恳求孟怀虎不要曝光。孟怀虎提出向奔腾公司支付80万元的宣传费。经过协商,奔腾公司同意支付30万元的宣传费,并签订了广告合同。

然而,孟怀虎与两家企业签订广告合同后,并未为两家企业制作或发布广告,也未提供任何宣传或策划服务。

田涛:“在这两个过程中,应该说形式是广告合同,但开具的发票也是宣传和策划发票。应该说,双方都有这种默契,而且这笔钱是给孟怀虎的。

“在检方的起诉书中,共有五家企业被谋杀,但记者只看到中石化浙江石油公司的一家企业前来出庭。

2003年7月,孟怀虎写了一篇题为《中国石化浙江分公司加油站有水吗》的文章,讲述了一名消费者的宝马汽车在杭金衢高速公路诸暨服务区加油站加油后发生故障的事件。经过双方反复谈判,这家石油公司最终被迫承诺并支付孟怀虎35万元。

田涛:“被告孟怀虎拿到钱后,从新闻中心账户向消费者李清华支付了17万元,并将35万元连同记者账户的另外50万元存入妻子尹伊美的个人账户。

“孟怀虎被指控为强迫交易的受害者是广东格兰仕公司。2001年,一位消费者在杭州百货公司购买了格兰仕空单品。安装后,他认为空购买彩票的基调可能与宣传材料中的指标不匹配。孟怀虎得知此事后,不断在《中国商业时报》上发表报道,批评格兰仕公司进行虚假宣传和欺骗消费者。广东格兰仕公司立即派人去杭州与孟怀虎谈判。谈判过程中,孟怀虎将内容展示给对方,呼吁全国格兰仕消费者共同起诉格兰仕公司的广告模式,并要求对方给出满意的解决方案。

田涛:“格兰仕公司被迫与被告孟怀虎签订为期3年的广告合同,金额达300万元人民币,后来格兰仕公司未能履行合同,并向广东顺德公安局报案。

”孟怀虎及其辩护人在法庭上为公诉人指控的五个犯罪事实辩护,尤其是孟怀虎完全否认前三个犯罪事实。

孟怀虎:“这里首先要澄清的是,被告没有向许多单位要钱,这与事实不符。

”:田涛:“孟怀虎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他应该被追究贿赂和强迫交易罪的刑事责任。

“五千字应该提供近一百万吧?公诉人指控孟怀虎利用他作为中央媒体记者的身份向五家企业勒索钱财。更令人惊讶的是,其中三起事件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持续发生。难怪检察官说他们提起的公诉只是冰山一角。应该代表公平正义的新闻媒体是如何成为孟怀虎个人赚钱的工具的?他是怎么自己拿钱的?2003年6月,消费者李清华的宝马在杭金衢高速公路诸暨服务区加油后发生发动机故障。他向浙江石油公司申请购买一辆新宝马。双方谈判失败后,李清华找到了孟怀虎,并希望媒体介入。采访结束后,孟怀虎很快写了一篇题为“中国石化浙江分公司加油站的油里有水吗?”“批评手稿,传真给浙江石油公司审查。

张洋:“2003年7月11日,我们收到了一份传真手稿。该手稿由《中国商业时报》浙江新闻中心发布,表明我们被要求审阅,他将在报纸上发表一份副本。

在这份以孟怀虎的名字签名的新闻稿上,写着“请中石化浙江公司阅读并将您的意见反馈给我司出版”,新闻稿附有约5000字的新闻稿。

张洋:“人们发现这份手稿与他所反映的大不相同。这种不真实的报道出去后会对我们企业的声誉造成很大的损害。

“7月12日,孟怀虎将手稿传真给中石化浙江公司后的第二天,业主李清华与孟怀虎签署了委托书,要求赔偿18万元,中石化浙江公司当天也派人到记者站与孟怀虎进行谈判。

张洋:“在第一次接触时,他直接给了100万英镑,然后要钱。

“中石化浙江石油公司给《中国工商时报》浙江记者站发了一封公函,指出报道内容严重失实,评论带有倾向性。它要求不要发表这份报告。它还派人继续与孟怀虎谈判,并秘密记录了对话。

中石化浙江分公司法律事务部主任李振华说:“记者建议你的损失应该在几亿美元。如果这篇文章被寄出,那么你给我的好处应该与这样的损失相匹配。

孟怀虎清楚地知道李清华索赔的金额是18万元,但他威胁说,公布这份报告将给石油公司造成数亿元的损失,并要求石油公司支付90万元。这让当时在任的浙江石油公司领导人进退两难。如果他不给钱,一旦不真实的报道在报纸上发表,就很难挽回影响。

李振华:“一旦你出去,如果你想诉诸法律与这位记者澄清这一事实,那将是非常困难的。客观地说,他给你带来了很坏的影响。

“由于企业可能造成的损失,浙江石油公司开始与孟怀虎讨价还价。

张洋:“我们和他讨价还价,最终得到35万元。他认为这是底线。他说话的层次较低。他说,‘我和你做生意。

”最终浙江石油公司迫于无奈,答应支付给孟怀虎35万元,孟怀虎则草拟了一份委托合同书给石油公司,要求石油公司授权委托他,处理与宝马车主的纠纷,企图掩盖他非法索要钱财的行为,7月23日,石油公司将钱打到了记者站的帐户上。“最后,浙江石油公司被迫支付孟怀虎35万元。孟怀虎起草了一份给石油公司的委托合同,要求石油公司授权他处理与宝马车主的纠纷,试图掩盖他对金钱的非法需求。7月23日,石油公司将这笔钱转到了记者的账户上。

张洋:“他给我们下了最后通牒,说我们必须在24号之前到达,第二天他就会出现在报纸上。在可能损害企业声誉的压力下,他被迫先给他钱。

“浙江石油公司支付孟怀虎35万元后,立即向杭州市公安局报案。

商城区公安局刑侦大队副队长李冰说:“当我们得知他在一个11月的早上5点在杭州时,我们仍然选择把他关在杭州的公寓里。

“孟怀虎的房子位于杭州市西湖区袁东方花园别墅区。孟怀虎在2002年以256万元的总价买下了24号别墅。据了解,该别墅的居住面积为280平方米,花园面积近600平方米。这座木屋是从美国整体进口的。家具、电器甚至房间里的螺丝钉也是从美国进口的。我们可以看到院子里的邮箱和雕像是用英语标记的,孟怀虎被公安机关依法带走了。

李冰:“孟怀虎对此事相对平静。我们觉得他已经做好心理准备。

“2005年11月9日,孟怀虎被商城区公安局拘留。12月15日,经商城区检察院批准,孟怀虎被正式逮捕。经过几个月的审讯和侦察,公安机关于2006年3月14日将孟怀虎的档案移交给商城区检察院。

拜金行为的发起者打开了孟怀虎的简历。可以看出,他于1963年出生在苏北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他年轻时参军了。通过自己的努力,孟怀虎通过了军校并获得了大学文凭。从一名普通士兵到一名记者,这样的人是如何一步步走上犯罪之路的?在法庭上,孟怀虎在今天的犯罪道路上对自己做出了这样的声明。

孟怀虎:“拜金思想一旦泛滥,淘金的行为就不可避免地要来了。这是我从成为一名好记者和囚犯中学到的深刻教训。

“在杭州市白富路,有一栋白色的三层大楼。《中国商业时报》浙江记者站最初设在这里,但现在被另一个单位取代了。1997年,孟怀虎开始担任《中国商业时报》浙江记者站站长。

孟怀虎:“在20多年的新闻工作中,我敢说我从未收到过任何单位的红包。

“这是一个如此出色的记者,他自夸没有收到红包。在他的声明中,他承认在他的采访中,他用批评打开了道路,并向企业要钱。根据中宣部和国家新闻出版署的有关规定,记者和记者站不得从事广告和创收业务。孟怀虎于2000年成立了《中国商业时报》浙江新闻中心,以规避这些规定。

田涛:“该新闻中心是孟怀虎于2000年为逃避相关行政法规,非法从事广告业务而设立的。名义上是一个自负盈亏的企业法人。事实上,孟怀虎是唯一一个组成新闻中心的人。

“调查人员发现,浙江记者站和《中国工商时报》新闻中心是一套两个品牌。新闻中心是一个独立的公共机构,不受任何人的监督。记者站和新闻中心各有一个银行账户,但这两个账户使用混乱。

田涛:“获得的钱通过记者站账户绕过孟怀虎的个人口袋,或者进入《中国商业时报》和浙江新闻中心的账户,由他个人控制。

”孟怀虎从康达公司和奔腾公司分别要了15万元和30万元的钱,都进入了新闻中心的账户,孟怀虎自己也承认这两笔钱没有交给报社,而是被他截留了,而浙江石油公司的35万元,也直接从记者的账户转入了妻子的个人账户。

在法庭上,公诉人指控孟怀虎犯有三起成功的刑事案件,这三起案件发生在2003年5月至7月之间。

田涛:“起诉书中指控的罪行只是孟怀虎行为的冰山一角。由于取证和调查的困难,案件中涉及的许多事实最终难以指控。

“2003年,《中国商业时报》和孟怀虎签订了广告合同协议,记者从中看到孟怀虎的合同目标是40万元。但是,根据规定,记者站和记者不得从事广告活动。

商城区公安局刑侦大队的预审警察冯苏哲说:“完成后,只要剩下的是他的,‘都是你孟怀虎的’,报纸就给他这样一个工作目标。

”孟怀虎在法庭上也承认,如果他在报纸上刊登一则超过一定金额的广告,他可以获得45%的佣金。以格兰仕公司的300万广告为例,如果可以协商,孟怀虎可以得到135万元。不难理解为什么孟怀虎在批评的威胁下与格兰仕签订了广告合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