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情报案件中的台商:有针对性的信息收集

渗入台湾和情报收集再次成为中国台湾的社会焦点。

有多年在大陆投资经验的中国台商认为,结合自身经验,为台湾建立信息网络的方式显然是有针对性地联系和购买来自不同社会领域的人,为他们收集有针对性的信息。中华民国政府为防止渗透而采取的措施相当不够。

节目长度:4分55秒下载mp3(16k)|(128k)在天津生活了近20年的台商沈白胜说:“我在大陆呆了这么久,大多数台商都会被要求提供一些有用的信息,他们不会公开说这些信息是情报。

我过去的经验是,他们会告诉我他们是否能帮助他们收集一些有关台湾社会状况的相关信息。

“沈白胜今年七月回到台湾。

1992年,他应天津市农林厅的邀请在该地区投资1.9亿元,但立即被接管。

沈白胜认为当地政府很有可能向他询问台湾的情况,以换取对受害者调解的干预。

然而,到目前为止,沈白胜只收到了原始资产的1/13。

[录音]“在早期,我经常不得不问他们,因为他们占据了我的财产。我不得不陈述我的情况并要求他们解决这个问题。当我去法院起诉他们时,我没有立案。当我去检查法庭时,他们也没有立案。所以一开始,他们问我他们是否想要这些信息,他们是否利用我的案子来压迫我。这对我来说不清楚,因为我的心在打官司。

台湾事务办公室也要求福建省的台湾商人黄希聪提供信息。[录音]“在台办邀请我回(中国台湾)帮他买一些军事杂志之前。

他给了我一份清单,上面有几本杂志的名字,都是军事杂志,我可以在书店买到。那是几年前的事了,但我一次拒绝了。我不想卷入那种事。

“台商认为,他们之所以只被要求提供有关台湾在中国社会状况的公开信息,是因为台商自己无法获得更多机密信息。

对于机密信息或其他目标对象的信息,情报人员使用其他渠道。

不久前,一名涉嫌为情报机构收集台湾信息的中国台湾大学副教授被台北地方法院裁定拘留和禁止。

这一事件再次引起了中国台湾社会对共产党间谍问题的关注。

经过询问,检察和派出机关发现,中国台湾中央警察大学副教授吴张羽自2008年以来一直受委托收集有关大陆人进出台湾以及大陆民主活动人士和其他组织在台湾活动的信息。

沈白胜:[录音]“他们在找警察大学的副教授,因为警察可能有关于这些人的记录,甚至调查局的调查人员对我们叫什么样的人也有相对清晰的把握和调查。因此,内地正在寻找来自这些所谓相应部门的人来提供信息。我认为目标是有针对性的。

”据中国台湾媒体引述熟悉两岸人士的说法,透过中国台湾具学者中国福利彩票必赢网身份的人士进行情搜的事例,目前被曝光出来的恐怕只是冰山一角。“据中国台湾媒体援引熟悉台湾海峡两岸的人士的话说,目前披露的情况可能只是台湾拥有中国福利彩票学者身份的人进行情报搜索的冰山一角。

与台湾采访的几位台商的描述一致,中国台湾媒体援引检察官办公室的话说,近年揭露的共产党间谍案的煽动者和对应者是台湾事务办公室及其在各地的下属单位。

在国家警察大学副教授的联合间谍案中,吴张羽还向台办官员提供情报。

最近,在大陆投资的受害台商团体在全台湾发起了名为“反大陆诱骗台湾人”的示威活动。虽然这些组织维权的台商认为,中国台湾警察有能力保护他们游行集会的合法权利,但他们对中华民国政府为防止渗透而采取的措施相当担心。一些台商向台湾法律事务部调查局举报了一些可能的台湾间谍,希望该局进行详细调查。

《中国台湾的灾难》一书的作者袁洪兵警告中国台湾社会,试图在政治上控制台湾并渗透到台湾的努力并没有放松,而是变得越来越细致。

袁洪兵:[录音]“中国台湾的许多政客,基本上没有真正的感觉。

文化渗透达到了极其惊人的程度。我们可以看到,台湾的许多媒体实际上已经成为中央宣传部的发言人。许多学者也开始在极权专制下转移他们的学术根基。因此,这一切都反映了台湾统一战线工作的加强。

继“中国台湾大灾难”和“中国台湾大国家政策”之后,中国流亡法学家袁洪兵最近在中国台湾出版了他的第三部新书《中国台湾大国的灵魂》,希望再次敲响渗透中国台湾的警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