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的提案逐步实现了戴立华对残疾人事业的持续呼吁。

作为连任三届的全国政协委员,今年是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团长邰丽华参加全国两会的第11个年头,一直对残疾人事业发展以及民生问题格外关注的邰丽华,今年同样不例外。作为连任三届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今年是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团长戴立华参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的第11年。今年特别关注残疾人事业和民生发展的戴立华也不例外。

“我今年的建议主要是开展“国家无障碍日”宣传活动,免除听力残疾人的外语考试,加强和完善学前教育资格认证。

”在3月7日接受记者采访时,戴立华说,“残疾人事业的发展离不开党和国家的关心。在此之前,我的许多建议已经得到了有关部门的重视。例如,去年关于“降低残疾人信息费用”的内容得到了工业和信息技术部的反馈和认可。北京、上海等地已经开始实施,其他地区也在实施过程中。

”戴立华特别高兴地看到他的建议逐步得到实施,残疾人的生活和工作环境越来越好。

有人建议改变英语听力测试。近年来,中国残疾人事业发展取得显著成就,残疾人整体生活水平也有显著提高。

然而,残疾人在医疗、教育、康复和就业方面仍然存在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

“对残疾人的高等教育关系到社会主义社会的机会公正和文明水平,但对听力受损者来说,许多听力测试已成为获得高水平教育的障碍。

例如,一些听力障碍者和残疾人,他们能力很强,英语水平也很好,却被困在大学英语四级和六级的听力环节中。

”戴丽华说,因此,她希望在全国四级和六级听力考试中改变听力受损人群的考试方法,比如使用笔答。

统计数据显示,我国有2780万听力残疾者,各类残疾人数最多(33%),每年新增听力残疾者30多万人。

据记者了解,虽然在高等特殊教育机构和普通高等院校,一般都要求听力障碍者免于大学英语四级和六级考试,但随着媒体时代的普及,听力障碍者有多种渠道获取信息和提高职业能力,他们有能力和强烈的愿望在学习中继续深造。许多听力障碍者对攻读硕士学位甚至博士学位感兴趣,而这些入学考试中的英语听说能力测试已经成为一个障碍。

对此,戴立华表示,由于残疾人高考的管理措施开创了一个很好的先例,他希望教育部优先考虑大学英语四级、六级和研究生入学考试。鉴于这两类考试的特殊性,政府会制订其他配套政策,并逐步推广至其他类型的考试。

这有利于听力障碍者平等参与高等教育,与健全人共同进步,为中国梦的实现奠定文化素质基础。

此外,戴立华还建议设立“国家无障碍日”,坚持无障碍建设与新建项目同步进行,进一步提高全社会无障碍工作的知晓率,动员公众共同维护相关设施,在实现建设目标的基础上实施残疾人关怀。

无障碍建筑设计的实施对保障残疾人、老年人、儿童和行走不便者使用公共设施的权利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是城市文明进步的重要标志。

戴立华建议将每年的5月5日定为“国家无障碍日”。

选择这一天的原因之一是“5”的同音含义与“无”相同,“无障碍”意味着融合、融合、宽容、参与、分享和分享。

呼吁加强和完善学前教育资格评估除了关注残疾人事业之外,戴立华还呼吁加强和完善学前教育资格评估,以确保儿童在托幼机构尽可能多地接受优质教育。

学前教育是整个教育体系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决定一个人一生发展的关键基础。它关系到千千一千万儿童的健康成长、成千上万家庭的切身利益以及国家和民族的未来。然而,与这一重要性相反,主要媒体经常披露幼儿园虐待儿童的消息。

幼儿园老师应该是关心幼儿成长的园丁和天使。他们怎么能这样做,成为虐待儿童的残忍者?什么导致幼儿园教师违背教师道德?对此,戴立华进行了相关的调查和收集:一是学前教育师资短缺。

相关教育专家估计了差距:从2016年到2021年,全国共需要增加300万名教师,包括近200万名专职教师和130万名护士。

2021年,接受学前教育的学龄儿童人数将增加约1500万。除了两个孩子政策后的出生高峰之外,估计还缺少近11万所幼儿园和300多万名幼儿园教师和护理人员。其次,学前教育教师认证的专业问题。

近年来,幼儿园教师的招生分数越来越低,招聘后人员流动性大,导致整个学前教育行业人员素质参差不齐,“非专业”成为当前学前教育中的突出问题。

在目前教师严重短缺的情况下,许多地方采取“先上岗后考核”的方法。特别是,私立幼儿园在招聘教师方面有自己的实权。他们的教师在专业水平和专业素质上存在问题,管理相对混乱。最后,学前教育从业人员的工作态度也存在问题。

例如,在一些人的心目中,幼儿园教师被视为青年餐,没有前途的职业,不能为他们未来的职业积累经验。

目前,学前教育仍然是我国教育的短板,远远不能满足人们的向往和需求。

为了让越来越多的孩子在一个安全温暖的环境中享受到真正的爱和温暖的教育,戴立华建议:首先,完善法律规定,保护儿童权益,加大惩罚力度。

建立对儿童权利和利益的有效法律保护以及以行政处罚取代刑事指控并不足以威慑。

同时,应尽快在刑法中增加一项独立的虐待儿童罪,并应在少年保护法中加强对幼儿园、学校和其他教育机构的处罚。

其次,政府应该增加对学前教育的投入,弥补学前教师的不足。

幼儿园教师的培训应该包括在国民教育系列中,这样他们就不会成为多余的人。同时,应有效提高教师的入学资格和待遇,提高幼儿园教师的职业声望和工资水平,提高幼儿教育的专业素养。此外,应该对从事幼儿园教师工作的人进行定期的心理检查和咨询。

此外,幼稚园教师的专业技能应定期接受训练和评估,以配合社会持续发展的需要。

发表评论